歡迎來到 福建遠見律師事務所 網站
正文內容
你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業務新聞

最高法法官:債權人非法討債不應以侵犯財產罪定罪

發布于:2020-4-1 8:06:08??????瀏覽次數:

債權人非法討債不應以侵犯財產罪定罪

——陳幫蓉涉嫌搶劫宣告無罪案


來源:人民法院報

作者: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審判第二庭 唐亞南


司法實踐中,對于債權人因借貸或者其他財產糾紛而以暴力或暴力相威脅的方法強行索取債務人的財物,用以抵償債務的,一般不應以侵犯財產類犯罪定罪處罰。如果其行為造成他人人身傷害、死亡或者其他嚴重后果,構成犯罪的,應以故意傷害罪、故意殺人罪等侵犯公民人身權利罪定罪處罰。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的,一般不以犯罪論處。

  公訴機關:四川省成都市人民檢察院

  被 告 人:陳幫蓉

  案  由:搶 劫

  一審案號:(2002)成刑初字第118號

  二審案號:(2002)川刑終字第907號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陳幫蓉,女,1949年8月13日出生于四川省新都縣,漢族,文盲,個體工商戶,住成都市新元鄉新僑村12組,1999年9月22日因涉嫌搶劫被刑事拘留,同年10月22日被取保候審。

  1997年,被告人陳幫蓉做中藥生意時與同行史可蓉相識,二人在生意上互有來往。同年8月,史可蓉要求陳幫蓉供貨一百余公斤蟲草,陳幫蓉即以自有資金并向其親友借款收購154公斤蟲草,史可蓉驗收后提出資金緊張,與陳幫蓉約定1997年10月25日付清貨款人民幣78萬元,并出具了欠條。期滿后,史可蓉未給付貨款且下落不明,陳幫蓉經多次追討未果。1999年9月,陳幫蓉得知史可蓉仍在做蟲草生意,即與其女婿李英福商定,由李英福假裝賣主,通過中介人張學平聯系與史可蓉進行交易。同年9月17日,李英福攜帶蟲草樣品,通過張學平聯系讓史可蓉看貨。史可蓉查看了樣品及全部貨物后,雙方在價格上進行了協商,但未達成一致意見。19日,史可蓉到天回鎮土門村8組與李英福見面看貨,雙方商定由史可蓉以每公斤8800元價格收購并于同年9月21日在一農家小院交易。9月21日上午,被告人陳幫蓉和其親友、債主十余人到天回鎮土門村8組設伏等候。15時許,史可蓉與朱文斌、陳英明等人攜帶現金人民幣55萬元駕車到交易地點后,陳幫蓉帶領數人到現場,出示史可蓉寫的欠條要其歸還欠款。史可蓉聲明所攜貨款是別人的,同行的朱文斌、陳英明亦聲明該款是其幫別人購買蟲草的貨款,陳幫蓉要求對方出示相應的憑證未果后,即以語言對史可蓉進行威脅并打其兩耳光,令司機打開車門,從汽車內拿出現金人民幣55萬元。讓史可蓉點數后,陳幫蓉給史可蓉寫了一張“收到55萬元還款”的收條,又令史可蓉寫下“還欠陳幫蓉23萬元貨款”的欠條一張,爾后離開現場。當天,陳幫蓉將所得款項大部分歸還債主,并到新都縣公安局城西派出所備案。史可蓉等人離開現場后,也即向公安機關報案。次日,陳幫蓉被公安機關刑事拘留。

  二、控辯意見

  四川省成都市人民檢察院認為,被告人陳幫蓉以賣蟲草為名,將史可蓉、朱文斌騙至成都市天回鎮一農家院中,采取威脅手段搶走朱文斌貨款55萬元人民幣,其行為觸犯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條第(四)項之規定,構成搶劫罪,向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被告人陳幫蓉辯稱,其是在追索合法債務,不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財物目的,不構成搶劫罪。被告人陳幫蓉的辯護人亦認為,陳幫蓉主觀上不具有非法占有他人錢財的目的,不具有社會危害性,其行為不構成犯罪。

  三、裁判

  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陳幫蓉在收取債務的過程中,對方一再聲明該款不屬于其債務人所有,陳幫蓉應當明知自己的行為會侵犯其債務人以外其他人的財產所有權,仍執意不聽申辯,亦不采取其他相應措施,采取威脅和暴力手段,當場劫走現金,主觀上具有非法占有他人錢財的故意,其行為已構成搶劫罪。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條第(四)項、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五條、第五十六條第一款之規定,于二○○二年七月十九日判決如下:

  被告人陳幫蓉犯搶劫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

  一審宣判后,被告人陳幫蓉不服,以其是從史可蓉處索還合法債務,不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財物的目的,其行為不構成搶劫罪為由,向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其辯護人提出,一審判決認定被告人陳幫蓉強行索取的款項是他人所有的財物證據不足;陳幫蓉強行索取債務的方式雖有不妥,但主觀上不是要非法占有他人錢財,不具有社會危害性,不構成犯罪。

  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搶劫罪在主觀方面是故意犯罪,行為人具有把公私財物非法轉歸自己或者第三者占有的目的。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是構成搶劫罪的必備要件。根據本案查明的事實,陳幫蓉作為債權人,在債務人史可蓉不履行還債義務的情況下強行索債,其行為在客觀上使用了暴力及脅迫手段,也侵害了第三人的財產權利,但其行為僅針對欠其巨款的史可蓉,目的是實現自己的合法債權,在主觀上沒有非法占有公私財物的目的。雖然從史可蓉處拿走的55萬元事后查明系他人所有,史可蓉等人亦予以聲明,但當時情況不足以使陳幫蓉確認這一事實。陳幫蓉根據史可蓉幾次出面看貨、商定價格,又向貨主及中介人表明是其本人收購貨物等情況,確信此款屬史可蓉所有而將該款充抵債務。因此,陳幫蓉索債的方式雖有不當,但其行為不符合搶劫罪的構成要件,不構成搶劫罪。其行為客觀上侵害了第三人的財產權利,系基于民法意義上的重大誤解所致,屬民法調整的范疇,不應以犯罪論處。雖然陳幫蓉在追收欠款的過程中采用了威脅和暴力的手段,其行為確有不妥,但情節顯著輕微,亦不構成其他犯罪。陳幫蓉的上訴理由及其辯護人提出的無罪辯護意見成立,予以采納。原判認定事實正確,但適用法律錯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八十九條第(二)項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條、第十三條之規定,于二○○三年十一月七日判決如下:

  一、撤消四川省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2002)成刑初字第118號刑事判決。

  二、上訴人(原審被告人)陳幫蓉無罪。

  四、評析

  司法實踐中,對于債權人為討還債務,采取脅迫或者暴力手段,當場強行占有債務人財物的行為如何定性,存有爭議。由于債權人是當場實施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脅,并當場獲取了債務人的財物,其行為特征與搶劫罪在客觀方面具有一定的相似性。但是,兩者具有本質的區別。搶劫罪的行為人主觀上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財物的目的,客觀上實施了以暴力或脅迫的手段當場非法占有該財物的行為,侵害的是雙重客體,既侵害他人財產權利,也侵害他人的人身權利。只有具備上述主、客觀要件,同時侵犯了他人財產權利和人身權利的,才能以搶劫罪定罪處罰。需要強調的是,搶劫罪屬于侵犯財產罪,其主觀上具有的非法占有目的,不僅是指行為人意圖占有財物所采取的手段是非法的,更重要的是行為人與財物之間的占有關系本身就是非法的,即沒有任何法律依據地將屬于他人所有或者合法持有的財物占為己有。因借貸或者其他財產糾紛,債權人為了討還債務,采取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脅的方法,強行占有債務人的財物,用以抵償債務的,與刑法規定的搶劫罪在性質上是不同的。從民事上講,合法的債權債務關系是受法律保護的。債務人不履行債務,本身存在一定的過錯,債權人采取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脅的手段索要債務,雖然手段不合法,但畢竟是為了實現自己的債權或者為了挽回因債務人的違約行為而造成的損失,主觀上不具有在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情況下將屬于他人所有或者合法持有的財物占為己有的犯意,也就是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客觀上,一般也不會造成債務人債務以外的財產損失。依照主客觀相一致的原則,對此類行為不應以搶劫罪定罪處罰,一般也不應以其他侵犯財產類犯罪定罪處罰。如果債權人在討債過程中所采取的暴力或者其他手段,侵害了公民的人身權利,導致對方人身傷害、死亡或者其他嚴重后果,構成犯罪的,應分別以故意傷害罪、故意殺人罪等侵犯公民人身權利罪定罪處罰。對于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的,一般不以犯罪論處。

  本案中被告人陳幫蓉與史可蓉之間確實存在合法的債權債務關系。史可蓉長期拖欠陳幫蓉蟲草貨款78萬元,且在此后的兩年時間內下落不明。陳幫蓉發現史可蓉仍在做蟲草生意后,即設計誘使其前來交易,采取以語言相威脅并打兩耳光的不合法手段,當場強行占有史可蓉等人隨身攜帶的錢款,用于抵償史可蓉所欠債務。陳幫蓉當場書寫“收到人民幣55萬元”的收據并強迫史可蓉書寫“欠陳幫蓉款人民幣23萬元”的欠條,表明陳幫蓉上述行為的目的僅是追討其合法的債務,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因此,對于陳幫蓉的行為不應以搶劫罪定罪處罰。在強行追討債務過程中,陳幫蓉對史可蓉采取的語言威脅和打兩耳光的手段,雖然在一定程度上侵犯了他人的人身權利,但情節顯著輕微,社會危害性不大,可不認為是犯罪。因此,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依法宣告被告人陳幫蓉無罪是正確的。

僅供學習,如涉侵權請聯系。

分享遠見 分享未來
能赚钱网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