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 福建遠見律師事務所 網站
正文內容
你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活力遠見

“高管性侵養女事件”中的法律問題及思考

發布于:2020-4-14 9:13:19??????瀏覽次數:

作者:張雪 (北京市房山區人民檢察院

2020年4月9日,南風窗微信公眾號發布《涉嫌性侵未成年女兒三年,揭開這位總裁父親的“畫皮”》一文,同日,鮑毓明涉嫌性侵未成年人一案受到公眾關注。

案情梳理

犯罪嫌疑人鮑毓明,男,1972年出生,曾系煙臺杰瑞集團副總裁及首席法務官、中興通訊的獨立非執行董事、西南政法大學商學院法治企業研究院研究員,取得美國國籍和中美兩國律師執業資格。

2015年2月8日

鮑毓明發布【誠心收養孩子】的帖子“高知家庭高學歷海歸,大型跨國公司高管,收入豐厚穩定,身體健康無不良嗜好,現誠心收養,謝謝”,在回帖中,他留下了他的QQ號。

2015年4月(李星星母親回憶)

李星星母親與鮑某明通過網友介紹認識,鮑毓明稱想有個孩子。

2015年11月

鮑毓明帶著李星星到北京上學,二人以“養父”、“養女”身份相處。

2015年12月31日

在鮑某明的天津老家,李星星被第一次性侵。

2016年初

李星星通過百度得知自己是被性侵,遂報警,但公安搜查無果、未立案。

2019年4月8日

李星星到芝罘分局報警,稱她三年來被“養父”多次性侵。

2019年4月9日

煙臺市公安局芝罘分局立案,并商請檢察機關提前介入。

2019年4月26日

經偵查,綜合各種證據,煙臺市公安局芝罘分局認為鮑毓明不構成犯罪,遂決定撤案。

2019年6月

李星星被媽媽帶回到東南某省會住院治療,醫院檢查結果顯示,李星星患有重度抑郁癥、重度創傷后應激(PTSD)、重度焦慮癥,而且引導損傷發炎。

2019年9月6日

律師向檢察院信訪部門提交部分證據和《立案申請書》。

2019年10月9日

根據當事人及其律師提供的新線索,煙臺市公安局芝罘分局立案決定再次立案。李星星向警方提交了手上所有證據:帶有血跡、精液的衛生紙、衛生巾,錄音、照片、聊天記錄。鮑某明手機QQ瀏覽記錄照片,其中一張拍攝于2018年的照片上顯示,在當年2月18日,鮑某明連續訪問了近數名“送養”“送養小孩”“送養女寶寶”的用戶空間。

2020年4月9日

南風窗微信公眾號發布《涉嫌性侵未成年女兒三年,解開這位總裁父親的“畫皮”》一文。

杰瑞集團于4月9日下午與鮑某明協商解除勞動合同。

2020年4月10日

中興通訊發布《聲明》公司董事會已收到鮑毓明辭去獨立非執行董事職務的申請。西南政法大學商學院網站發布聲明,商學院法治企業研究院已解除鮑毓明兼職研究員的聘任。

2020年4月11日

煙臺市公安局發布通報,煙臺市公安局已組成工作專班,并商請煙臺市人民檢察院派員參加,對前期芝罘分局偵辦的案件事實及公眾關注的相關問題正在進行全面調查,調查結果將及時公開,接收社會各界監督。

2020年4月13日

最高檢、公安部已派出聯合督導組赴山東,對該案辦理工作進行督導。

注:以上信息均系根據南風窗公眾號報道進行梳理

法律問題梳理

一、不予立案的救濟

李星星的案件之所以一石激起千層浪,有一點在于其曲折反復的立案之路。在南風窗的報道里,被害人講述自己曾多次報警,但均以失敗告終。

那么法律賦予被害人不予立案的救濟途徑有哪些?

? 控告人可以向公安機關提起復議、復核。

根據法律規定,被害人不服不予立案決定的,可以在收到不予立案通知書后七日以內向作出決定的公安機關申請復議;對不予立案的復議決定不服的,可以在收到復議決定書后七日以內向上一級公安機關申請復核。

《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二條規定,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或者公安機關對于報案、控告、舉報和自首的材料,應當按照管轄范圍,迅速進行審查,認為有犯罪事實需要追究刑事責任的時候,應當立案;認為沒有犯罪事實,或者犯罪事實顯著輕微,不需要追究刑事責任的時候,不予立案,并且將不立案的原因通知控告人??馗嫒巳绻环?,可以申請復議。

《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程序規定》第一百七十六條規定,控告人對不予立案決定不服的,可以在收到不予立案通知書后七日以內向作出決定的公安機關申請復議;公安機關應當在收到復議申請后七日以內作出決定,并書面通知控告人。

控告人對不予立案的復議決定不服的,可以在收到復議決定書后七日以內向上一級公安機關申請復核;上一級公安機關應當在收到復核申請后七日以內作出決定。對上級公安機關撤銷不予立案決定的,下級公安機關應當執行。

? 被害人可以向檢察院申請立案監督。

被害人認為公安機關對應當立案偵查的案件而不立案偵查,可以向檢察機關申請立案監督。

《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三條規定,人民檢察院認為公安機關對應當立案偵查的案件而不立案偵查的,或者被害人認為公安機關對應當立案偵查的案件而不立案偵查,向人民檢察院提出的,人民檢察院應當要求公安機關說明不立案的理由。人民檢察院認為公安機關不立案理由不能成立的,應當通知公安機關立案,公安機關接到通知后應當立案。

? 公訴轉自訴。

若被害人李星星有證據證明鮑毓明強奸的行為應當依法追究刑事責任,而公安機關或者人民檢察院不予追究,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自訴。

《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一十條規定,自訴案件包括下列案件:……(三)被害人有證據證明對被告人侵犯自己人身、財產權利的行為應當依法追究刑事責任,而公安機關或者人民檢察院不予追究被告人刑事責任的案件。


二、撤案后的救濟

人民檢察院的職能之一是在刑事訴訟實行法律監督,根據規定人民檢察院發現公安機關違反法律規定撤銷案件的,應當提出糾正意見。如果被害人對于撤銷案件有異議的,也可以向人民檢察院提出。

《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第五百六十七條規定,人民檢察院應當對偵查活動中是否存在以下違法行為進行監督:……(十)不應當撤案而撤案的。

結合本案,在公安撤案后,2019年9月6日,律師向檢察院信訪部門提交部分證據和《立案申請書》。

撤案后是否可以重新立案?

可以。

《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程序規定》第一百八十六條第一款規定,公安機關撤銷案件以后又發現新的事實或者證據,認為有犯罪事實需要追究刑事責任的,應當重新立案偵查。

故本案于2019年10月9日當事人及其律師向公安機關提供了新線索后重新立案偵查。

三、鮑毓明涉嫌強奸罪的認定?

強奸罪分為兩種類型:一是普通強奸,即使用暴力、脅迫手段或者其他手段,強行與婦女性交的行為;二是奸淫幼女,即與不滿14周歲的幼女性交的行為。

由于幼女身心發育不成熟,缺乏辨別是非的能力,不能理解性行為的后果與意義,也沒有抗拒能力,因此,不論行為人采用什么手段,也不問幼女是否愿意,只要與幼女性交,就侵害了其性的決定權,成立強奸罪。

我國《刑法》第二百三十六第二款規定:“奸淫不滿十四周歲的幼女的,以強奸論,從重處罰?!北景钢?,犯罪嫌疑人鮑毓明選擇在被害人李星星年滿14周歲后作案,顯然是為了規避上述奸淫幼女的法律規定。

2013年10月23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關于依法懲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見》第二十一條規定,對幼女負有特殊職責的人員與幼女發生性關系的,以強奸罪論處。對已滿十四周歲的未成年女性負有特殊職責的人員,利用其優勢地位或者被害人孤立無援的境地,迫使未成年被害人就范,而與其發生性關系的,以強奸罪定罪處罰。但適用本條,仍需要證明未成年被害人非自愿。

故認定鮑毓明構成強奸罪的前提是需要有證據證實違背婦女意志,即在李星星不同意性交的情況下,強行與之性交。

四、鮑毓明與李星星的收養關系是否成立?

我國《收養法》第九條規定,無配偶的男性收養女性的,收養人與被收養人的年齡應當相差四十周歲以上。而本案鮑毓明(1972年出生)與被害人李星星(2001年出生)年齡相差29歲,從法律層面上看,二人不符合收養條件,收養關系不成立。

案件思考

? 深挖案件,尋找潛在被害人,打擊背后非法送養產業鏈

在李星星提供的證據中,有一張鮑某明的手機QQ截圖顯示鮑某明連續訪問了近數名“送養”“送養小孩”“送養女寶寶”的用戶空間。并且李星星在接收采訪的時候提到過,除了她以外,很可能還有其他的小孩子也正在遭受著苦難。

在關注該事件的同時,司法機關需要深挖案情,尋找是否有更多潛在的被害人,打擊背后的非法送養產業鏈。

? 加強未成年人性啟蒙教育

從N號房事件到李星星事件,我們可以總結,性啟蒙和知識啟蒙一樣重要、一樣迫切。健全的法律、正確的認知以及合理的自我保護意識,才可能保護孩子。

? 建立未成年人保護機構

懲治犯罪的同時更需要關注如何幫助被害人走出心理陰影、預防犯罪。可以借助國外的經驗,建立未成年人保護機構,其中設有醫療團隊、教育團隊、福利院等,一旦疑似出現未成年人被家庭侵犯、虐待的情況,就將其納入到國家保護的范圍,從而將未成年人被侵害程度降到最低。


分享遠見 分享未來
能赚钱网游